银川市人民政府| 政务微博 登录个人中心

【企业文化】走近毛泽东

2016-10-08 10:58

胡亚娟 

从那个年代起至今,人们对一代伟人毛泽东的怀念始终没有忘记。毛泽东的一生是伟大的一生,更是毫不为己专门为人的一生。他为中国的解放事业和建设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让人们永远难以忘记。我们应时刻继承和发扬。 

毛泽东湖南湘潭人,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 

他的性格中冷酷无情的一面和幻想狂热的一面不断交替出现,他的笔迹表明他是一位随心所欲而不会为清规戒律所困的人,那些字或大或小,龙飞凤舞,用绅士派学者的标准衡量,这并不是“好”书法。 

因为毛泽东是一个复杂的人物,所以人们并不知道他深深的城府会随时流出些什么。尽管毛泽东是一位温和的人,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但也有脾气。毫不奇怪,毛泽东并不能经常博得众人的爱戴,至少不像周恩来那样—这位高级官员甘愿立于毛泽东的身影之下;或者不像朱德那样—这位中国共产党军队的总司令坚忍不拔、不拘小节、笑口常开。 

毛泽东从1893年诞生到1976年逝世,这一时期,中国几乎天翻地覆。封建王朝被推翻,战争像有轨电车一样去而复来,成千上万人的死亡,密友翻脸,斗争的火炬代代相传,而他们并未感到像毛泽东在燃烧时的那种热度。毛泽东活着就是以铲除所有的不平等、让社会进入一个新时代为使命,这位幸存下来的农家子看上去更像一位先祖而不是政治家。在几十年的战争生涯中,摧毁了占人类五分之一人口的古老帝国,同时也使他家中四分之三的人以身许国,他却从未负过一次伤,没有缺胳膊少腿或失去眼睛。 

怎样说才切合毛泽东的形象?农民造反者?他劝导并率领湖南稻田里和江西绿林中来的游民组成的弱小军队,夺取了地主手中的统治权。 

军事统率?他说过他的胃口从未像在战争时期那样好过。 

诗人?如果他不置一切于不顾去吟上几句诗以表达令人振奋的斗争激情,描绘中国山河的壮丽,就难以结束一场战斗。 

近代以来,中国的爱国者出国寻求到了使苦难中国获得新生的手段吗?毛泽东从欧洲借来的不是机器、自由制度的蓝本,而是共产主义,他借助于技术和灵活性,对症下药,使一位膏肓的病人---中国起死回生。 

少年时代(1893-1910) 

1893年12月26日,毛泽东出生在湖南湘潭县韶山冲上屋场,毛家的家境比韶山大部分人家要好,在毛泽东童年时期(10岁时),他的父亲毛顺生发家了,由贫穷变成了富裕。毛泽东的童年是在无忧无虑中成长起来的,他没有挨过饿,衣服不多但从不破破烂烂。他母亲持家井井有条,令他头疼的是父亲,泽东的渴求在精神方面。他8岁读书,经常在上课时与同学们偷读禁书,这些书大多是描写战争或反叛的,诸如《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等,五经在学堂里具有至高的地位,但多年后,毛泽东冷淡地说:“我8岁时就厌恶儒学”。13岁离开私塾时,毛泽东已经变得对经书里的清规戒律非常憎恶。而他反对这一有关秩序和礼仪的古代道德哲学首先是因为它只要求人们盲从。对儒家经典的学习对中国的孩子们来说肯定是件苦差事。儒学的功用适得其反,它强调忠孝,这反而加深了毛泽东对管教他的两个成年人的憎恨,这两个人就是他的私塾先生和父亲。 

尽管聪明的毛泽东讨厌儒家经典的内容,但他学得还是很好的。在之后与父亲的争吵中,毛泽东就能引经据典来对付父亲了。在毛泽东憎恨父亲的背后,父子间有一种没认识到的相像:他成了和父亲一样的专断者,不过他统治的范围更大,另外,毛顺生试图以粗暴的方式培养的“美德”确实深深地植入毛泽东的心灵深处。他不久就向别人说:怠惰者,生之坟墓。俨然是他父亲的再现。 

毛顺生有了一个对付他这个既好幻想又很倔强的儿子的办法,这种办法就是在那个时代是很典型的,他强迫14岁的泽东娶一个他给安排的比泽东大6岁的女孩子,但泽东拒绝与这位新娘圆房,他从未碰过她一个手指头。 

毛泽东从6岁起就喜欢游泳,几乎他后来形成的整个世界观都是和早年中流击水、江河搏浪的磨炼有关的。 

韶山既不处于湖南的崇山峻岭中,也不位于平原上,在毛泽东身上,既有山地人的特性:粗陋朴实、反叛精神、绿林好汉的浪漫主义,也有平原人的禀赋:热爱读书、良好的组织能力、关心世事。 

父母都没有引导毛泽东接触社会革命的思想,他那一代受过教育的人具有革命意识几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他以后革命的成功和他成为那一类型的革命领袖,都可溯源于他在韶山的少年时代,新思潮和旧中国的社会状况使毛泽东成为一位反判者,在韶山的家庭生活的磨炼则使他比其他人更为坚定。 

求知 

学习是毛泽东的唯一真正的朋友。在南岸私塾度过的痛苦岁月却培养了他扎实的古文基础,这有些讽刺意味。他能用古文体写出很有说服力的文章,这让他的其他弱点和过激行为不再那么引人注目。对当时改良政治的了解使他产生了这样的想法:知识能够改造世界。他不仅学习学校的全部课程,还读了两种重要的著作:一是梁启超的《新民丛报》,另一个是康有为撰写的《戊戌变法》,这是毛泽东第一次接触严谨的政治思想。 

此外,毛泽东像陪伴着一个新情人一样手不释卷地读完了《世界英雄豪杰传》,拿破仑、林肯、华盛顿、彼得大帝等世界英豪使他异常激昂地说:中国也需要这样的伟人,中国也要富强起来。他引用了学者顾炎武的一句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年轻的毛泽东开始注意西方了,当时以及后来,他一直在思索中国应该从西方借鉴什么而对西方本身如何并不感兴趣。 

毛泽东喜欢读描写中国古代皇帝的书,其中有两个皇帝的形象深深印在他的心中:一个是秦始皇,统一天下的中国铁腕人物,另一个是汉武帝,是很有军事头脑的一代王朝的奠基人。 

1911年10月,武汉城里的革命军向清朝发起了进攻,统治了中国267年的最后一个王朝崩溃了。一个月内,革命军占领了17个省,清廷统治中国的时代过去了。一个革命党的宣传家来到学校向学生发表演说,毛泽东听后非常激动,他参加了湖南革命军。在军队毛泽东开始显露出自己的半知识分子的特征。作为毛顺生的儿子,他比自己所期盼的更像一名有教养的绅士,他喜欢那些没有文化的士兵把他看作学问人,他为士兵们写家信,给他们读报纸。1912年毛泽东离开了军队,他丝毫不留恋军队生活,在军队那段时间他没有打过仗,只是给长官们办些杂事。 

他之所以当兵是因为他认为军队在即将到来的新中国中会起重要作用。但当时他认为军队已不再是时代的先锋,他离开了军队返回了学校。在后来与学友的聊天时,毛泽东被一种看法深深吸引住:对一个政治领袖来说,学问是次要的,而重要的是斗争意志。 

1915年,他的道德楷模是一位很善于吸收门徒的人物,这位具有过激精神的绅士因为提倡寡妇再嫁而震动了整个长沙,他是一根往旧中国的躯体中输入新鲜血液的导管,他就是杨昌济。毛泽东从他身上汲取了一种信念:通过非凡的努力来实现新生。 

杨昌济热衷于体育运动,毛泽东也经常和朋友们在长沙附近爬山,在冰凉的池塘里游泳,晒日光浴,对毛泽东来说,锻炼身体不仅仅是一种获得健康的方式,更是要体验随意和任何抵抗力竞争的愉悦。 

毛泽东在日记中写道: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其意思是不仅要有强壮的体魄,更要有社会斗争的坚强意志。 

毛泽东正在形成自己的思想,他看重中国的尊严,他信仰个人自由,他已抛弃了他以前心目中的英雄梁启超和康有为的改良主义,他感到在风雷激荡的社会变迁中,需要有新的东西产生。 

1918年,杨昌济离开长沙执教于北京大学,毛泽东同年起程赴京,但他在北京的处境非常艰难,没有工作,身无分文,他去请求杨教授相助,杨昌济给北京大学图书馆錧长李大钊写了封信,毛泽东得到了一份图书管理员的工作,在北京大学毛泽东不是什么长沙才子,他回忆说:由于我的职位低下,人们都不愿同我来往。在一次北大的讲座中,他斗胆向胡适提了一个问题(胡适当时是著名的激进分子,后来成为有名的自由主义者,蒋介石的驻华盛顿大使),胡适问提问题的是哪一个,当他得知毛泽东是没有注册的学生时,这位激进而洒脱的教授拒绝回答。毛泽东还面临着重要的心理问题,北方是官僚传统的沃土,同时是达官贵人的世界,满头大汗的苦力是不会有脑子的,他们根本不可能理解一个曾在韶山种过田的人的想法。在1918年到1919年期间毛泽东的活动范围狭小,他形成了对北京生活又爱又恨的矛盾心理。 

1919年,在北京120英里以东的天津,一个叫周恩来的青年起航远赴欧洲,在西北的重庆一个叫邓小平的青年以勤工俭学的身份开始了法国之旅。毛泽东没有去法国,一是债台高筑,另一个可能是对杨开慧的牵挂,但主要还是因为毛泽东并不真正相信在西方能找到解决他个人以至整个中国前途问题的办法。同年4月,毛泽东回到了长沙,下半年他成为了长沙地区新文化运动和反对帝国主义运动的先锋。他创办了一份周刊《湘江评论》,自任编辑和主笔,他写的一篇名为《民众的大联合》开首直刺中国现状:国家坏到了极处,人类苦到了极处,社会黑暗到了极处。他不再认为强健个人体魄是解救中国之关键,中国确需这样一种修道士,来带领中国走出黑暗。(部分摘自《毛泽东传》)

(作者为银川市住房保障中心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