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市人民政府| 政务微博 登录个人中心

卷首语

2016-03-01 10:15

 城市的乡愁

 赵润田 

  北方城市的春天来了,先是迎春吐出嫩黄的小小花瓣,杏树满枝满杈的碎花不作声地展开姿容,紧接着紫红的玉兰像点燃一树火炬似的晃着人眼,把那一份自信尽意挥洒。街头小花园里,开始热闹起来,人多了,春消息把老人孩子都吸引过来,歇息着,玩耍着,人与草木同时进入生命勃发的境界。  

  忽然想到,如果没有这些草木和土地,我们怎么感受春天?这倒勾起一点点忧郁了,与眼前这春景似乎有些不搭调。但同时,又对这些复苏的草木和赤裸的土地格外地怜惜起来。那些水泥盒子,一年四季都是一付模样,就算下雪,都不能让它们有所改变——雪花是无法挂在光滑的楼面的。它们与大自然的疏离愈加凸显冷峻寡情的执拗,更甭说你根本不知道出入那些楼宇的人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城市人其实也热爱土地,赤裸的土地、一株小草、一条蚯蚓,都会让孩子惊喜起来,而水泥和沥青永远给不了孩子们这些小小的激动。有过农村生活阅历的人,站在街头花园边上,不会不想起田野,惊蛰了,该犁地了吧?小麦返青了,墒情咋样啊?  

  城市的乡愁在春天里最容易被逗引出来,在中国,所谓城里人,往上翻出两辈、三辈,往往都是农民。中国城市,割不断对乡野的情感脐带。遥远的地方,有一种玄想,有一种惦念,有一种藕断丝连的牵挂或者五味杂陈的记忆。  

  于是格外爱看街头的小花园,看路边伸向远处的嫩柳梢头和河里初融的泱泱绿水。那里有生命的律动,有力量的勃发,有来自远古的人类家园的潜在记忆和遗传密码。那里,寄寓着乡愁。  

  所以,我们的城市,最好的城市,应该是园林化的城市,多多少少还带有乡野情趣的城市,同时也是容易看到老房子的城市。城市的乡愁刻在老街旧巷的青砖里,它们是历史,记录着老辈的艰辛和梦想,伴随着我们成长起来的生命旅程。老街、土地、草木,缺少了这些,我们真的可能会忘记了自己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