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市人民政府| 政务微博 登录个人中心

【锦绣文苑】探望父亲

2016-01-04 15:10

  李秀莲 

  六点刚过,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是姐姐打来的,急急地跟我说:“小妹,你无论如何回来一趟吧,爸在梦里都喊你的名字!” 

  鼻子一酸,我眼泪掉了下来。前几日打电话给大哥,他在医院里接的,告诉我父亲住院了,就在他身边,接着把电话递给了父亲。我急切地问:“爸,你咋了?”“没事,人老了总是毛病不断,还不是哮喘又犯了!输几天液就好了,你好好上你的班,不要挂念我!”父亲声音很大,年老的他总以为那么老远打电话,声音低了会听不见,所以总是把声音抬得老高老高的。 

  再问大哥他也说没有大碍,说我忙的话就不要来回折腾了,父亲有他们几个照顾,没问题。我一向相信大哥的话,既然他说没事我也就放心了。正好手头事情也多,就没有回去看生病的父亲,这不,没过几天姐姐还是给我来了电话。 

  匆匆买了火车票,第二天一早我就赶到了父亲住院的小城,直接到了医院。从病房门上的小玻璃窗看进去,父亲正在打着吊针,姐姐坐在窗边的凳子上,他们在说着什么。我轻轻推门进去,父亲看见我很是吃惊:“你怎么回来了?我不是不让你回来的吗?尽跑冤枉路。”显然姐姐是背着他给我打的电话。“我想回来就回来,火车又不是不拉我,你不是老嫌我回来少吗?”我笑着说。因我在家里最小,我跟父母说话总是嘴硬,父亲笑了,他总是拿我没折。 

  父亲精神明显很差,比上次我回家的时候瘦了,布满皱纹的脸也苍白了许多。回来后我才知道,父亲这次不是哮喘,而是心梗,治疗期间休克了好几次,把大家吓坏了。几次休克醒来,父亲认定他的病大概不好医治,所以一度情绪低落。兄弟姐妹其他几个他都见到了,唯独我太远见不了面,他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一直想让我回去。 

  我替换了疲惫不堪的姐姐,守候在父亲身边整整一个星期,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这么长时间跟父亲守在一起。每天他都给我说许多许多话,他跟我讲他小时候的故事,跟我讲他跟母亲的经历,讲我们兄弟姐妹小时候的事情,他还给我讲在外如何跟人打交道,等等等等。有时夜深了,我都困得睁不开眼睛了,父亲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跟我们兄弟姐妹话很少。小时候由于孩子多生活压力大,父亲脾气非常暴躁,我们稍微有点错误他就非打即骂。记得有一年冬天,父亲让四哥做煤球,因为天气特别冷,四哥干了一会就把手放在裤兜里暖和,父亲看见了,抡起铁锹照四哥的屁股就打过去,把四哥一下子打趴在地上,鼻子直流血。四哥爬起来哭都不敢哭,接着干活。那时我们都怕极了父亲,根本不敢跟他说话,更不要说跟他聊天了,所以我们一个个长大了,对父亲的了解却很少很少。 

  说起我,父亲说其实他在我身上投入的感情最深,因为我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四十多岁,当时的日子也比以前好多了,他的脾气也好了起来,所以他带我最多,也最疼我。他告诉我一件我上大学的事情,他说有一年寒假前我写信给家里说我腊月26可以到家,但后来我是28到家的,从26那天起,他就一大早到离家5公里的公路上去接我,一等就是一天,第二天第三天也是,他就在公路边徘徊,捡些过路车辆掉下来的零件之类的,接不到我他的心情沮丧极了,回到家还不敢告诉母亲,怕她数落。 

  我问父亲,我这次回来之前是不是梦到我了?他说是,他梦见我回家,给他做了几道他喜欢吃的菜,他吃得可香了,可是吃的时候却看不见我了,才大声叫我名字的。 

  写到此处,泪水已模糊了我的眼睛,父亲为我花费了多少心血,他在梦里都希望我能为他做两道可口的菜,可是我却不能常常为他做点什么,女儿丁点的心愿何以报答父亲给予的三春晖!